欢迎进入歙县城关小学网站!联系我们 /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学科研 > 教学反思 > 正文

“管建刚和他的阅读教学革命”大讨论3

发布时间: 2013-05-21 17:25:52 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
专家说  

此为“之一”,并非“唯一”
王尚文  

读了管建刚老师《理想的风筝》《神奇的克隆》两篇课堂教学实录和两篇讨论语文教学“写作本位”的文章,甚感兴奋,兹应命说点自己的看法。
我觉得管老师关于阅读教学的独特见解和成功实践,为我们打开了阅读教学一片新的天地,使我有“忽逢桃花林”之感,其中真个是“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”。以写作为本位来进行阅读教学,无疑具有颇高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指导意义,值得我们大家认真学习,继续努力探索。我想说的是,以写作为本位进行阅读教学,确实是进行阅读教学的好角度、好方式,有些课文,正如管老师所说,指向了“写作”,再简单的课文,也有了不简单的一面;但这只是角度之一,方式之一,并非唯一,不是全部。
阅读和写作的关系,其实非常复杂,甚至微妙,要真正想明白、说清楚,并非易事。因之如何处理好阅读教学和写作教学的关系,也就是一个理论和实践的大题目、难题目。为阅读而阅读,固然片面,但笼而统之以写作本位覆盖阅读教学的全部,似乎也不无可议之处。
首先,如果阅读的目的只是锁定在写作——提高阅读者的写作能力,对于现代的中小学生来说,文言诗文似乎就可以排除在阅读的范围之外。由于我们现在并不要求学生(哪怕是文科大学生)运用文言写作,倘若从学习写作出发,说起来也可以从文言诗文中去学习谋篇布局等技巧,但仅仅为此花费不少时间去破除它们的所谓语言障碍,似乎难以应对“得不偿失”“弊大于利”之类的责难。
其次,如果我们将记叙文、说明文、抒情文、议论文看成是有别于文学作品的一般文章(或可称之为实用文),那么,我以为,“写作本位”比较适合于这类文章,而一般不太适合于文学作品。理由有二:一是,我们一般并不倡导学生从事文学写作;二是,如果“写作本位”的阅读真的必须揭示作者的写作心理过程,那么几乎就一定难以避免不可验证的猜测、推理。一般文章的写作当然也要有个性,作者也可能有非常独特的写作心理过程,但一般而论,比较有规律可循,而文学写作,作者的个性特征要强得多,作者的写作心理过程很有可能连作者自己也未必说得清楚,把它作为语文教学的重要内容,这在操作上似乎也存在难以克服的困难。恕我吹毛求疵,管老师的《理想的风筝》一课,我以为有个瑕疵:
师:课文的题目是“理想的风筝”,显然,“放风筝”“追风筝”,一定要写。——刘老师“上课”的故事,肯定有很多,作者选了“讲故事”“写板书”这两个。请问,能不能换成刘老师“关心同学”,比如,有同学受凉了,刘老师脱下自己的衣服,给同学披上;换成刘老师“博学多才”,会弹琴、会画画呢?
(生沉思)
师:请你默读第八、第九自然段,“放风筝”“追风筝”里的刘老师,是个怎样的人?
生:是个乐观、顽强的人。
师:如果上课的故事,换成刘老师“关心同学”“博学多才”,与“放风筝”“追风筝”,搭不搭配?
生:不搭配了。
师:猜一猜,上课的故事,应该写出刘老师的什么特点,才跟后面的“放风筝”“追风筝”,特别“搭”?
生:也应该是写出刘老师的乐观、顽强。
我觉得设想刘老师一定还有值得一写的“关心同学”的故事,比如,有同学受凉了,刘老师脱下自己的衣服,给同学披上;设想刘老师“博学多才”,会弹琴、会画画等等,作者仅仅是为了突出刘老师的“乐观、顽强”而予舍弃,似乎都有过于大胆之嫌。“写作本位”,这一课之所以稍逊于《神奇的克隆》,我以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:比之后者,《理想的风筝》虽然也可归于实用文的范畴,但毕竟文学性更强,作者的写作心理过程因而较难确切把握。
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,我以为学生不能仅仅为了写作的需要而学课文。如果我们剔除了“眼高手低”这个成语“不写则已,要写就写出与众不同一鸣惊人的作品来”(朱光潜语)这层意思,单就字面理解,这其实是一种极为经常、正常的现象。比之“手高”,“眼高”相对较易养成。而所谓高低,都是相对而言的,但“眼高手低”者手之低,几乎一定要比“眼低手低”者手之低要高。我觉得为了手能高一些,眼高是必备条件。眼低者,手必更低;眼高者,手就有高的可能。因此,我认为,学生必须读一些目前虽手不能及而于眼高有益的文章,直白地说,就是阅读未必篇篇都应服从于学生写作学习的需要。否则,我们语文课本的含金量就有进一步降低的可能,变成学生的写作范文集。我曾经再三强调课文的经典性,即使所选经典中有的课文不能服从于学生写作学习的需要,也在所不惜!阅读能力虽然和写作能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但毕竟有别于写作能力,因此语文课不应都是写作课,语文教学不必也不应每一个环节都落在写作上。
若问,阅读教学除了写作这一个指向而外,还应有什么指向呢?答曰:和经典作品(起码是优秀作品)对话,往返出入于作品的语言之间,吸收其中的精神营养,提高自身的精神素质;同时培养经典的优秀的语言作品的审美能力,提高语言作品的鉴赏水平。对此不管不顾,似乎也是语文教学致命的缺陷。
此外,我还觉得,和“指向写作”的阅读教学对举的不是“指向内容”的阅读教学;和“指向内容”的阅读教学对举的应是“指向形式”的阅读教学。我们不是在“指向内容”和“指向写作”这两者之间必须作出非此即彼的选择。
(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)  

阅读教学取向的又一种探索
张立霞  

语文教科书的有限性与语文学习的无限性存在必然的矛盾。以有限的资源作为语文学习的载体,力图使学生从中获得多方面的语文能力,中间有很大的创造、开发空间。
对教师来说,针对教学中发现的问题,调整教学内容和方向,是理所当然要受肯定的。“‘指向写作’的阅读教学,其前提、其基础是对学生作文能力与现状的研究和把握”,管建刚老师如是说。
管老师看到了当前阅读教学中的诸多问题。管老师反对过度强调字词,认为为了“一两个字的妙处”花了太多的时间;反对“深度解读”,认为学生的人生阅历、情感经历不够,“深度解读”是揠苗助长。
阅读课上安排学生写的环节,管老师进行了总结、归纳:一是课文的空白处,常常被以“某某此时会想些什么”为主题,让学生来写;二是与课文理解密不可分的“写”;三是对课文中写作手法的迁移运用。以上几种方式的确是目前阅读课上广为采用的读写结合方式,管建刚老师显然对此进行了比较深入的观察和思考,肯定了合理之处,更发现了其中存在的问题。
管老师对小语教学各个年段有明确的规划和分工。管老师认为,“语文的‘本体性课程内容’,低年段应以‘指向朗读、写字’为重点;中年段应以‘指向阅读策略’为重点;高年段应以‘指向写作’为重点。”管老师“指向写作”的阅读课,是高年级致力要做的。
《小学语文教师》以“阅读教学革命”来命名管老师的探索。这“革命”以发现问题为前提,如何“革命”也是胸中有一盘棋。独立的探索精神、深思熟虑后的尝试令人钦佩。同样的教科书,既可以删繁就简,省出时间补充大量阅读素材,帮助学生拓展视野;也可以针对问题,调整教学方向,提高教学效率。有理由相信,这样的教学,学生会获益良多。
理论探讨之外,如何实践更引人关注。我们从两个课例中看到了执教者的独到思考。我们还需要追问的是,这样的课在整个学期或者整个高年段所处的地位。追问的原因,一是学生需要在多样化的语文学习经历中提高语文素养,这样的学习内容是在学生怎样的语文积淀下进行的,是否能够与之形成合力。二是文本的差异性决定了不同的教学内容和方式,应该如何对文本进行分类处理(现有的两个课例已经体现出了相当的差异)。
有些问题还需要深入探讨:一是读与写的关系,是不是确如管老师所认为的,阅读在二楼,写作在三楼;是不是可以简单地认为,能写作必然能阅读;是否可以认为写作高于阅读,写作高于一切?阅读的意义应该不仅仅是学会写作。除去阅读对写作能力的促进作用,阅读本身应该还有很大的探索空间;尤其是我们面对的是小学生。
二是写作技能与思维能力、认识水平究竟是什么关系,学习写作技能的前提是什么,是不是拥有了写作技能,就可以自如写作?
三是对小学生讲写作,应该把握什么样的度,小学生学写的重点究竟是什么?“‘指向写作’的阅读教学,其前提、其基础是对学生作文能力与现状的研究和把握”,学生作文能力的研究,除了去发现哪些方面比较欠缺,需要进行提高之外,是不是还需要研究欠缺的原因,区分哪些现阶段可以帮助提高,哪些需要等他们长大。
(人教社小语室)  

   

教学科研录入:jdc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


歙县城关小学 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Copyright © 2016-2017 歙县城关小学 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安徽连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
pv总量 访客数总量备案号:皖ICP备09003326号-1